仅此而已

叶攻不逆谢谢

咸鱼请假条

因为开学了,迟到的请假条……再写文可能是短小……从刃羽那里学到的随时可以完结的短片连载……法医的基本素养大概要到寒假了……就是这样了

啊……我叶真帅……

废墟(一)

这个是连文, @scp-099 。想看的小可爱搜标签就好,说好的二三千字果然做不到,本着要死一起死的心态先把码好的字放上来。^-^马上就开学了可能会停更……虽然知道没人看……

以下正文

 

1
  叶修望向远方模糊的雪山轮廓,沉默不语。
  “哥哥,陪我聊一会儿,好不好?”眼前的人拉着他的手,别无二致却稍稚嫩的面庞上溢满笑容。
  叶修本该是最期待见到这个人的,现在他却沉默了。
  “哥哥为什么不理小秋了?”
  呵,为什么?叶秋,已经失踪十年了啊……
  叶修陡然转醒,满身冷汗的呼吸着废墟中重金属浓度明显超标的空气,勉强定下心神,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个梦。
  然而在废墟的尽头,他还是回想起了这个梦,无他,只因梦里的场景与这里太过相似。
  ……那么,是不是叶秋也可能在这里?!叶修发疯似的冲过去,翻遍了每一个地方,一无所获。
  果然吗……自己这辈子就是孤身过完的命啊……在确定了这里只有自己一个活物后,叶修脱力的坐下,废墟里堪堪能照明的光对他来说也是刺眼,伸手遮住眼睛,他回忆起一些……
2
  “在废墟里一直呆着也不是个事,先走吧。”随意捡来的光剑肆意挥舞,轻易使围过来的变异机械散落一地零件。顺手捞起几个,寻思着是否能赚些外快,他轻松的哼着小曲走出废墟。
  回望一眼,废墟的地上和地下完全是两个世界。
  地上,黄沙漫天,热浪灼人,原始的庙宇散落期间。
  地下,所过之处皆是金属材料,不过年久失修,调温器已然失效,四处游走的变异机械显然不属于人类文明,尽头处的冰川也同样不是人类文明的五十多亿年可以形成的。
  只是,这里的空气中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完全不适合人类生存,即使是顶级的哨兵不带防护装备也只能存活半年,带了防护装备也只是不会有后遗症罢了。
  最适合用来探索这里的,其实是人工哨向结合体,那需要的可就是成千上百的人的性命了。
  叶修心情沉重的给嘉世总负责人陶轩发去信息,没有提自己最后看到的,足以让人类文明疯狂的东西。他想,应该不会有人用人工哨向结合体吧……
  叶修没有想到的是,的确有人用了,而且,为了让他不来阻止,甚至……
3
  “怎么可能?!”
  “不可能!他不可能是那样的人!”
  “这年头,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只是叶神他居然……真是让人心寒。”
  “可不是,这可是最紧要的关头了啊,身为嘉世的领头人,他……他竟然叛变!”
  “还好陶负责人当机立断下令追杀,已经重伤了他,不然以他的实力还不知道会做出些什么事呢!”
  ……
  几大势力的领头人听到这个消息,无一例外的用了一个表情,冷笑。
  “嘉世真是让人寒心,这样的事都做的出来。”
  “如果叶修真是那样的人,嘉世早就倒了,更别提还有现在的规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队长我好想去砍了狗陶轩啊真是什么都敢做居然对老叶下手了真是不可饶恕((o(>皿<)o)) 不行也不知道老叶现在怎么样了怎么办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报道上说重伤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后面肯定还要让我们协助追杀balabala”
  “少天,冷静一点,叶神不会有事的。”
  多智近妖的喻文州,这次算是估计错了,叶修他现在很不好。
  这回算是栽了,陶轩真是……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活下去……幸好自己平常不露面。叶修苦笑。他现在栽倒在一片雪地里,大量的血迹被他用引来的小丝雷电蒸发掉,只是他半边身子都是鲜红的,一道自肩膀延伸至大腿处的伤口明晃晃地昭示着存在感。
  他还是因为失血过多失去了意识,渐渐被冰雪掩埋。
     
    

 

一个法医的基本素养(三)

“欸?这是——”卡洛斯塔突然看见了什么。 
 
 “——牙印,”叶华做了记录,“恋脚癖。” 
 
 “啧啧,现在还有这种人,”卡洛斯塔开始着手缝合,“建模吧,这个牙印还挺特别。” 
 
 “那个……我知道一个人,”一个侦查员插话,“我们这一片原来有一个恋脚癖患者,后来因盗窃被捕入狱3年,19岁,男性。他的牙和这个痕迹有点相似,本来不在调查范围内,但是有作案时间,和两名死者都认识,在一家酒吧打工。” 
 
 “调查。”卡洛斯塔大手一挥。 
 
 …… 
 
 “结果出来了?”叶华问特意把他叫来的卡洛斯塔。 
 
 “嗯,他干的,”卡洛斯塔看起来一点都不开心,“这家伙!两年前的那起连环杀人案也是他做的。” 
 
 “……人渣。”叶华不再说话。 
 
 又过了几天,叶华呆在宾馆里忠于本职工作,谁身体不舒服就尽心照料,没事的时候就抱着个电脑噼里啪啦打字,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于是经常出现如下对话。 
 
 喻文州:“……能不能不要用一种看尸体的眼光看我,我只是有点头晕。” 
 
 张新杰:“……麻烦不要用解剖刀在我身上比划,我只是有点感冒。” 
 
 王杰希:“……请不要一副惋惜我没有死的样子,我只是有点累。” 
 
 ……诸如此类。 
 
 有一天…… 
 
 职业选手群: 
 
 [君莫笑]:不行我要笑死了哇哈哈哈哈 
 
 [君莫笑]:【当张新杰绝望之时.jpg】 
 
 [君莫笑]:【当王杰希费解之时.jpg】 
 
 [君莫笑]:【当喻文州无法保持笑容时.jpg】 
 
 [君莫笑]:【当黄少天沉默寡言时.jpg】 
 
 …… 
 
 [鬼灯萤火]: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嗝 
 
 [罗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我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副队你怎么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漠孤烟]:……新杰还好吗@石不转 
 
 [石不转]:谢谢队长关心,我还好 
 
 [索克萨尔]:【我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jpg】 
 
 [夜雨声烦]:我已经没救了 
 
 [王不留行]: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百花缭乱]:+1
 
 [唐三打]:+2
 
 [海无量]:+3
 
 [扫地焚香]:比较想知道真相而不是看你们刷队形 
 
 [扫地焚香]:【对不起我控制不住自己.jpg】 
 
 [风城烟雨]:【既然如此.jpg】 
 
 [沐雨橙风]:队里有两个随队医生知道吧 
 
 [鬼灯萤火]:知道 
 
 [风城烟雨]:知道他们本来的职业吗 
 
 [罗塔]:不不不不会是屠夫吧 
 
 [罗塔]:【瑟瑟发抖.jpg】 
 
 [沐雨橙风]:比你想的还要可怕一些 
 
 [风城烟雨]:法医 
 
 [沐雨橙风]:于是如果你不舒服 
 
 [风城烟雨]:他不是用看尸体的眼光看你 
 
 [沐雨橙风]:就是用解剖刀在你身上比划 
 
 [风城烟雨]:或是惋惜你没有死

一个法医的基本素养(二) 
请自行将“叶言轩”改为“叶华”……之前人设有误不好意思啊我尽力了……

一个法医的基本素养(一)

“在吗?” 
 
 “忙着呢,有什么事快说。我去这人是有多少个姘头。” 
 
 “……最近有空吗?” 
 
 “还行,最近没几个命案,伤情鉴定也可以推了,信访也可以推了……什么事儿?” 
 
 “荣耀世界邀请赛来不来。” 
 
 “……我已经报名随队人员了。” 
 
 “哦。那就这样了。” 
 
 “拜拜。” 
 
 …… 
 
2025年7月10日,瑞士,苏黎世机场。 
 
 “来啦?哪个接机口?”一个高挑的男子拿着手机,很快向一个接机口疾步走去。 
 
 中国队一进机场大厅,就看见一个身着白大褂的帅哥冲他们……的领队挥手,后面还跟着一些人。 
 
 叶修走过去,和那人击掌,顺便询问住的地方。那人不理他,扯下白口罩向众人打招呼: 
 “你们好,我叫叶华,随队人员,职业是法医,现任G省省厅法医科长。我旁边这些人是你们的随队人员,有翻译叶竺,新闻官叶馨,医生是我和叶清,还有别的你们自己看,都有挂牌的,顺带一提,全是叶家人。你们有一天时间用来适应,明天就要开始训练,具体有叶不要脸负责。现在咱们去酒店。” 
 
 叶言轩又戴上白口罩,转身引路。 
 
 …… 
 
 酒店前台大厅。 
 
 “所以,为什么你们分了五十分钟还没分好房间?再这样……”叶华默默打开物证箱,带上手套拿出解剖刀,笑得极其危险。 
 
 “我们分好了。”楚云秀和苏沐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立在一边笑着。 
 
 “我们也好了。”李轩急忙和方锐组成一间,他决定在门上挂一个牌子:看那群站在荣耀巅峰的男人在叶修面前争风吃醋小组。他转头把这个计划告诉方锐,不到一秒就被接受了。 
 
 “我们也好了。”唐昊孙翔表态,这两个本来就是一对,小年轻一开始卿卿我我用了一点时间。 
 
 “这样啊?就差你们了……小修你自己挑一个室友赶紧的,再争——别怪我刀下无情。”叶华一眼就看出所有的争吵的围绕着叶修,扬了扬手中的刀。 
 
 “来来来就你了大眼儿,为了社会的安定你就从了吧。”叶修试图寻找一个不心脏又安生的人。 
 
 “哦。”王杰希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完全乐出了张佳乐专属粉红小花。 
 
 “你跟谁一间?”叶修问叶华。“叶清。方便交流。”叶华慢条斯理的把解剖刀放回物证箱,这让他显得极其不对劲,别的白大褂背的都是医疗箱,就他背一个物证箱。 
 
 “华哥?走啦!”叶清是个二十岁的小伙子,很是活泼,一出电梯就拉着叶言轩找房间,刷卡进去。 
 
 叶华放好行李,来到叶修房里:“看好你的队员。另外,你没带什么会散发臭味的东西吧?”叶华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没有,怎么了?”叶修知道他肯定是发现什么了。“起来我看看。” 
 
 叶修刚从床上下来,叶华就一把掀开了床板,王杰希的视线正好扫过来,顿时吓得脸色铁青。 
 
 
 
 那赫然是一具蜷曲着的女尸。 
 
 
 
 
 叶修第一反应是捂住王杰希的眼睛,不让他看接下来的画面。 
 
 “靠!”叶华没动尸体,简单查看了一下,这具女尸衣着完整,上身黄色T恤,下身短裤,腿上布满刀伤,脖颈被割断一半,断面平滑,并无生活反应,反倒是胸前被血染了一大块,看起来致命伤在这里。 
 
 “小修你先把人带出去,我报警,让咱们队所有人都出房间,你去看一下别的房间床底下还有没有尸体,没有过来告诉我,有的话别动,保护现场知道吧。”叶华疾速说了一大段话,并掏出手机打了117(瑞士报警电话),用流畅的德语报案。 
 
 挂了电话,叶华看向面色凝重的叶修,问道:“几具?”“每个房间都有,几具不清楚,有的是尸块。全都吓坏了。” 
 
 “请问,尸体在哪里?”一队瑞士刑警冲了进来,询问着室内的人。 
 
 “瑞士刑警就是快,是这样的,我们是荣耀世界邀请赛中国队,今天入住宾馆后我来到领队房间与其聊天,闻到有异味,掀开床板发现一具女尸,呈斗拳状。别的房间床下有尸块或尸体。……就是这样了。”叶华身为法医,简明扼要的上报案情毫无压力。 
 
 “你也是法医吗?知道斗拳状。”一名法医闲着没事过来搭话。 
 
 “是啊,你们这一队谁是负责人?”叶华点了点自己的物证箱。 
 
 “就是我啊,我叫卡洛斯塔,有什么事吗?”这名法医笑着取出身份牌。 
 
 “我可以协助吗?”叶华默默亮出身份牌。 
 
 “欢迎欢迎,喏,这个给你,谁敢反对我第一个炸了他。”卡洛斯塔递过来一张身份牌:瑞士技术协助者。 
 
 “谢咯,另外就是,我还是个痕检员。”言外之意就是我现在可不可以去帮忙。 
 
 “不用,你可以先了解一下别的尸体的情况,这个我们就可以了。”卡洛斯塔没说保护现场之类的话,因为身为法医的叶华肯定知道。 
 
 “那我先过去了。”叶华出了房间,不小心撞上了张新杰:“不好意思啊,没注意。” 
 
 “没事……”张新杰脸色不太好。 
 
 “叶清?过来做做心理疏导。”叶华交代了一句就去了隔壁张新杰和肖时钦的房间。 
 
 “来咯。”叶清简直是叶华的召唤兽